·  娱乐资讯

当追星成为摆脱庸常方式,粉丝沦为被收割的韭菜

发布时间 : 2020-01-18 10:31    点击量:

在信息与智能时代,出于商业以及别的目的,洗脑行为在各个领域都会出现,受众想法越单一,越缺乏明确的生活目标与追求,就越容易成为被收割的韭菜。有人将粉丝的狂热,比喻为“极度痴迷主义”,认为“极度痴迷主义”比宗教信仰更坚定、更顽固,当粉丝们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尤其是在粉丝的群体效应放大了他们的声音之后,背后无形的力量感,会使得他们罔顾别人的感受,强行将自己的理念加诸别人身上。简单一点说,粉丝们要寻找存在感,为了他们的存在感,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包括被他们高高捧起的偶像们。

粉丝造成拥堵

群体中的从众心理,会大大提升脑残程度。当我们去看明星的演唱会,一万个人聚集在一起,为台上那一个人,大哭、大笑,甚至晕厥,那是正常人干的事吗?有些事,一个人做,是发疯,大家一起做,反而放开了。当你把自己植入一个追星的群体中,在滚动讨论和互相激发中,偶像的每一个萌点都会无限放大,每一次委屈都显得惊天动地,伤害他的每一个人都显得罪该万死……群体会把我们内心所隐藏的偏激、武断、猥琐和阴暗,通通激发出来,把我们推到一个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地步。就像我一贯以姜东元的脑残粉自居,连他的大小眼都觉得帅到爆炸,直到有一天,我去贴吧,姜东元另一个粉丝说,我最爱姜东元肚脐上的那一撮毛。顿时觉得自己对姜东元的爱太肤浅了。

其次,我们的主流文化与社会文化,在对粉丝文化进行批评的同时,也应更多地为年轻人提供可供选择的优质偶像与文艺精品,帮助年轻人开阔视野,关注更多有助于他们成长的领域。当明星不再是粉丝们摆脱庸常生活的唯一手段,当娱乐不再是他们精神生活的全部,“脑残粉”这一群体自然会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

看这几条新闻,能总结出一个共同点,就是粉丝对隐私与秩序的无视。要么是无视艺人的隐私权,要么对公共秩序毫无尊重,有的甚至对两者皆有冒犯。如果说粉丝可以混淆概念,将对明星私生活的打扰,形容为对偶像控制不住的热爱,那么,像李宇春粉丝强闯节目直播现场,以及TFBOYS粉丝在场馆外聚集并喊口号,则影响了其他人的正常工作与生活,是不折不扣的无视公共秩序。

真正激发脑残粉狂热的,不是爱,而是仇恨。霍弗说,“共同的仇恨可以凝聚最异质的成分。炽烈的恨意可以给空虚的生活带来意义和目的。”被黑得越是猛烈的明星,粉丝对他就越是死忠。玉米为什么空前团结?因为外界加诸李宇春的人身攻击太多。比如韩国偶像团体的粉丝为什么极其铁杆?因为宣传中总是强调偶吧们收入低、压力大,于是粉丝们有一种悲愤之情:我家偶吧这么勤奋这么坚强,过得却这么艰辛,简直就是小燕子,经纪公司如此迫害他们,简直万恶的容嬷嬷!我们必须要加倍支持偶吧!为他努力烧钱吧干巴爹!这种群情激昂的时候,谁要是上去说,“其实经纪公司也挺不容易的”,那简直就是找死,因为,“在狂热者看来,宽容是一种软弱、轻浮和愚昧的象征。”

对抗过度狂热的粉丝文化,首先得从明星自身做起。TFBOYS这次表现不错,他们使用了语气非常强烈的措辞,来批评粉丝们的不理性行为。包括贾乃亮,也不惜以得罪粉丝为代价,捍卫家人的隐私。其他明星也完全可以这么做,毕竟在正常的情感伦理与社会价值秩序内,粉丝们的狂热是会被冷却下来的,真正喜欢一个明星的人,也会加入到对“脑残粉”的批判当中。

图片 1

与《乌合之众》一样,《狂热分子》也是社会学领域的经典着作,作者埃里克·霍弗简直就是金句小王子,这本书光是牛逼语录我就摘了5200多字,霍弗大爷啊,你这么精辟干嘛,我打字很累的好吗?

最近有几条新闻,不由让人对粉丝产生一些担忧与深思。这些新闻分别是:李宇春在《明日之子》直播过程险被强吻;贾乃亮发微博批评粉丝晒与其女儿的合影;因饰演《镇魂》而大火的朱一龙遭私生饭围堵并被强行摸手;TFBOYS粉丝围堵演唱会场馆导致最后的彩排取消,并在官微反复强调带灯牌、旗帜有可能导致演唱会取消的情况下,三位成员的粉丝还是展开灯牌大战,将无数灯牌带进了演唱会现场。

李宇春在《明日之子》被强吻

《狂热分子》讲的就是群众运动中,那些陷入狂热的人类,干出了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可以为之献出生命,他们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当追星成为摆脱庸常的方式 粉丝就沦为被收割的韭菜

图片 2

追星首先是一种自我欲望的投射。霍弗大爷就说,对任何信仰的狂热,源自对自我的不满。我们所爱的明星,要么是我们理想中的自己,要么是我们的梦中情人,他们所拥有的最大特质,正是我们所缺少的,比如美貌、才华、萌感、高智商、高情商……等等。当年看“超女”,我为什么上来就喜欢李宇春?因为她的大气和淡定,简直就是我的反义词嘛,我一向以猥琐和一惊一乍着称的呀。当年我为什么喜欢李敏镐喜欢到为他跟一个台湾的剧评人吵架?因为我这种五短身材,李敏镐那双大长腿,简直就是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咳咳,说好的剖析脑残粉,怎么写着写着,把自己写进脑残粉模式了?

狂热粉丝的养成,和互联网的注意力经济模式有莫大关系。在网上,眼球就是金钱,粉丝就是收益,谁能博得粉丝们的热爱,谁的演艺事业就能够得到影视公司、电视台、大老板们的提携。因此,取悦粉丝一度成为明星与经纪公司的重要工作。许多明星在幕后都组织了规模庞大的粉丝群,这些群各有群头,组织架构完整,他们负责明星的接机,发布会的气氛营造,周边产品的推销……可以说,凡是与明星有关的事物,没有他们不能参与的。正是这样,渐渐地,明星与经纪公司对粉丝形成了依赖。一定程度上,明星被粉丝骚扰,也是自食其果。

最近有几条新闻,不由让人对粉丝产生一些担忧与深思。这些新闻分别是:李宇春在《明日之子》直播过程险被强吻;贾乃亮发微博批评粉丝晒与其女儿的合影;因饰演《镇魂》而大火的朱一龙遭私生饭围堵并被强行摸手;TFBOYS粉丝围堵演唱会场馆导致最后的彩排取消,并在官微反复强调带灯牌、旗帜有可能导致演唱会取消的情况下,三位成员的粉丝还是展开灯牌大战,将无数灯牌带进了演唱会现场。

地下天鹅绒发过一条特别好玩的微博:特喜欢翻明星微博里脑残粉们贱兮兮的留言:“早点睡,听到没!”就像人家天天跟你一块睡似的;“看你最近忙的,真的很心疼!”就像你俩经常见面似的;“演唱会错过了,来道个歉。”就像人家请了你似的;“答应我,不许不幸福!”就像恋爱刚分手似的;“哼!你怎么又不理我了?”就像人家真搭理过你似的。

看这几条新闻,能总结出一个共同点,就是粉丝对隐私与秩序的无视。要么是无视艺人的隐私权,要么对公共秩序毫无尊重,有的甚至对两者皆有冒犯。如果说粉丝可以混淆概念,将对明星私生活的打扰,形容为对偶像控制不住的热爱,那么,像李宇春粉丝强闯节目直播现场,以及TFBOYS粉丝在场馆外聚集并喊口号,则影响了其他人的正常工作与生活,是不折不扣的无视公共秩序。

朱一龙遭私生饭围堵并被强行摸手

介于解释这些,会有通篇的敏感词,那我们来讲一个安全的命题,为什么脑残粉会脑残?


其次,我们的主流文化与社会文化,在对粉丝文化进行批评的同时,也应更多地为年轻人提供可供选择的优质偶像与文艺精品,帮助年轻人开阔视野,关注更多有助于他们成长的领域。当明星不再是粉丝们摆脱庸常生活的唯一手段,当娱乐不再是他们精神生活的全部,“脑残粉”这一群体自然会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

“不同类的狂热者看似南辕北辙,但他们事实上是一个模子出来的。”——每一家粉丝都在强调自家有多理性、多低调,别家粉丝多极品,多彪悍,旁观者总是会说,你们真的有差吗?

但这种愿望后来被证实是徒劳的。“脑残粉”的说法就是社交媒体时代流行起来的追星新词。“脑残粉”不但频繁在社交媒体上攻击自己偶像的竞争对象,经常无中生有地制造冲突,而且发展到后期还频繁插手明星经纪公司的事务,以群体力量来改变明星的发展轨迹。2016年公映的印度电影《脑残粉》曾表现这一种粉丝类型的疯狂,引进中国后也颇为令人警醒。可惜的是,仿佛无人能控制粉丝群体的能量,他们所体现出来的强大的控制力与破坏力,让人侧目。

对抗过度狂热的粉丝文化,首先得从明星自身做起。TFBOYS这次表现不错,他们使用了语气非常强烈的措辞,来批评粉丝们的不理性行为。包括贾乃亮,也不惜以得罪粉丝为代价,捍卫家人的隐私。其他明星也完全可以这么做,毕竟在正常的情感伦理与社会价值秩序内,粉丝们的狂热是会被冷却下来的,真正喜欢一个明星的人,也会加入到对“脑残粉”的批判当中。

当脑残粉聚集,大家互相煽动、互相攀比,接机、探班这些事就成为稀松平常了,于是更多人干出变态的事来——锦户亮的粉丝送他用过的带血的卫生巾,因为“我要你知道我的一切”;朴有天的粉丝装摄像头偷拍他的私生活;好莱坞甜心赛琳娜·戈麦斯的男粉丝因为太爱她,把自己家人全部杀光光……

韩浩月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信息与智能时代,出于商业以及别的目的,洗脑行为在各个领域都会出现,受众想法越单一,越缺乏明确的生活目标与追求,就越容易成为被收割的韭菜。有人将粉丝的狂热,比喻为“极度痴迷主义”,认为“极度痴迷主义”比宗教信仰更坚定、更顽固,当粉丝们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尤其是在粉丝的群体效应放大了他们的声音之后,背后无形的力量感,会使得他们罔顾别人的感受,强行将自己的理念加诸别人身上。简单一点说,粉丝们要寻找存在感,为了他们的存在感,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包括被他们高高捧起的偶像们。

其实呢,追星的底线在哪里?不要丧失自我。你的价值来自于你是谁,而不是你喜欢的明星是谁。总有一天,你会进入蔡康永所说的那种状态,“以前爱看的节目,现在不爱看了;以前崇拜的偶像,现在不崇拜了,可能表示我们的人生迈向了新阶段。曾经迷倒你的,那些人的魅力或智慧,都只是你人生的阶梯,你一旦踩过它而往上,回头看时,你会诧异那阶梯既不亮眼,也不崇高了,因为你已越过它。”

伴随互联网产生的新一轮追星热潮,起初也有着积极的意义,比如,明星与粉丝通过社交媒体的接触,拉近了两者之间的距离,明星不再被神秘感包围,粉丝有了更多机会了解明星生活的普通一面。无形当中,在信息交流层面上,明星与粉丝有了对等的关系,这有助于培养粉丝的独立人格,在消费明星产品的同时,也通过明星言行来激励自己积极向上。

但这种愿望后来被证实是徒劳的。“脑残粉”的说法就是社交媒体时代流行起来的追星新词。“脑残粉”不但频繁在社交媒体上攻击自己偶像的竞争对象,经常无中生有地制造冲突,而且发展到后期还频繁插手明星经纪公司的事务,以群体力量来改变明星的发展轨迹。2016年公映的印度电影《脑残粉》曾表现这一种粉丝类型的疯狂,引进中国后也颇为令人警醒。可惜的是,仿佛无人能控制粉丝群体的能量,他们所体现出来的强大的控制力与破坏力,让人侧目。

追星还带有一种“光环效应”和“证实偏见”,这是心理学上的说法。当我们发现一个明星的某个优点时,就会顺势想象、渲染、放大他的所有优点。哪怕我们最初只是因为一个明星歌唱得好,接下来,我们会觉得他人品超赞、很善良、情商很高、才华横溢……就是一个褒义词逐渐叠加和堆砌的过程。在粉丝眼里,偶像的一举一动都是自带PS光环的。如果事实和想象不符合怎么办呢?放心,我们一旦做出某个决定,一定会去找论据来证明自己是对的。至于这个明星的负面新闻,一定是有人别有用心的黑他,选择性地相信正面素材就够了……

粉丝们要寻找存在感,为了他们的存在感,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包括被他们高高捧起的偶像们。

狂热粉丝的养成,和互联网的注意力经济模式有莫大关系。在网上,眼球就是金钱,粉丝就是收益,谁能博得粉丝们的热爱,谁的演艺事业就能够得到影视公司、电视台、大老板们的提携。因此,取悦粉丝一度成为明星与经纪公司的重要工作。许多明星在幕后都组织了规模庞大的粉丝群,这些群各有群头,组织架构完整,他们负责明星的接机,发布会的气氛营造,周边产品的推销……可以说,凡是与明星有关的事物,没有他们不能参与的。正是这样,渐渐地,明星与经纪公司对粉丝形成了依赖。一定程度上,明星被粉丝骚扰,也是自食其果。

霍弗大爷说,“一个人愈没有值得自夸之处,就愈容易夸耀自己的国家、宗教、种族或他参与的神圣事业。”——在六九圣战中,很多人获得了一种空间的价值感和正义感。

伴随互联网产生的新一轮追星热潮,起初也有着积极的意义,比如,明星与粉丝通过社交媒体的接触,拉近了两者之间的距离,明星不再被神秘感包围,粉丝有了更多机会了解明星生活的普通一面。无形当中,在信息交流层面上,明星与粉丝有了对等的关系,这有助于培养粉丝的独立人格,在消费明星产品的同时,也通过明星言行来激励自己积极向上。

读这本书有什么用呢?它能解释当下几乎诸多怪现状。它比当下很多最潮的书还要潮。

图片 3

粉丝们这么一往情深,图了啥?

事实上,我觉得追星的本身,不是问题。迷恋一个明星、迷恋一部电视剧、迷恋一篇网文,至少还是冲着人性中美好的部分去的(美好的颜、美好的肉体、美好的爱情、美好的奸情……),如果说追星脑残,追逐名利就不脑残吗?每个人的价值排序不同而已。但是,追星追到六亲不认、倾家荡产的地步,是为毛呢?

“你无法用理性或道德上的理由去说服一个狂热者抛弃他的大业。他无法被说服,只能被煽动。”——比脑残粉追星更脑残的事,就是说服他们不脑残,脑残几乎是人生必经的阶段,脑残也是一种人权。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shenxiaofc.com. 十博体育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