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们

历史剧的一股清流,为官要学于成龙

发布时间 : 2020-02-02 19:48    点击量:

接到剧本后,我认真地研究了于成龙,被他深深地感动了,我就想把这种感动用作品表现出来。主创开会时我曾说,如果一味描写几百年前这个人的事,意义不大,但如果可以撞击今天的生活,让你我对这段历史产生共鸣,这就是文艺作品对人们生活的帮助。

剧中,于成龙出场的先声,并非他本人的言语,而是永宁书院中朗朗的诵读声。诵读的内容则是《论语》第二章第一节“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此时,于成龙就端坐在书院中的书案前。在中国视协理论研究室主任赵彤眼里,这一细节的创造和朗诵的文句,是儒家德政主张的集中体现,也是于成龙形象的先导,更是理解该剧的基本内核。该剧以《论语·为政》篇为文化基因,写出了于成龙之所以成为“天下第一廉吏”的社会心理——不仅需要远大的顶层设计,而且离不开端正的政治环境作为成长的根基。中国视协主席赵化勇作总结发言,中国视协分党组书记张显主持会议。

吴子牛与全体演职人员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使这部剧在主题思想、人物刻画、情节发展、艺术表达等方面呈现出匠人精神般的精湛水准。这部具有极强震撼力和艺术感染力的电视剧《于成龙》,注定如凤凰涅槃、蝉蜕龙变一般展现它的气魄与辽阔,真正呈现出“一代廉吏于成龙”的绝代风华,为广大观众带来内心的涤荡与震撼。(文周)

于成龙大器晚成,直到45岁才以明经谒选清廷吏部,被授以广西罗城县知县。此后,他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所到之处皆有政声,为康乾盛世的到来开启了革弊风清的时代风尚。于成龙人格的形成离不开他在价值观形成阶段所受的文化教育。剧中,于成龙告别家乡赴罗城履职的重头戏不是乡亲们的欢呼送别,而是临行前永宁书院邢先生和母亲的重托。邢先生把自己心爱的读《论语》、讲《论语》的心血所得《论语别叙》赠与于成龙,并教导他:半部《论语》治天下。要始终恪守儒家思想的教诲,事事当思为人做官之道,以仁爱之心待人。

记者:对今年的正风反腐工作有何期待?

中国艺术报社社长向云驹认为,该剧为历史戏、清官戏、主旋律戏创作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这特别表现在题材内容的选取上。时下的历史戏大多都是小打小闹,大量的人财物、创作队伍都投入到宫斗、穿越、玄幻当中,忽视了中国历史上博大精深的优秀文化,而该剧却为历史正剧的创作发挥了很好的引导作用。“该剧艺术上的突破非常大,全剧结构采用了传记体、板块式的写法,跟历史比较吻合;叙事情节一集一集推进,矛盾冲突一级一级上升,人物的性格和思想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深化,力求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统一”。

《于成龙》的魂是什么?吴子牛认为,就是主人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情怀。中国是有几千年深厚的文化传承的国家,历代官员无一不受其熏陶和影响。《礼记》中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即为古训。顾炎武《日知录》中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徐锡麟的“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等不胜枚举。这些都是于成龙“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思想基础和家国情怀出处所在。

中央电视台开年大戏选择了反腐题材历史剧《于成龙》,意味深长。该剧好评如潮,不仅在于这是一出好戏,更在于中国历史上有于成龙这样的好官,这一艺术形象精准地呼应了央视同时间播出的专题纪录片《打铁还需自身硬》。当下我们正在进行反腐败斗争,虽然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态势,但是反腐斗争仍然艰巨复杂,我们的时代需要更多胸怀国家心系民生、清白一心可对天地的“于成龙”。

现在我们也在呼吁,要让合适的演员饰演合适的角色、创作伟大的作品,这才是对的文艺风气。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说道,每到重大历史关头,文化都能感国运之变化、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为人民和祖国鼓与呼。我非常认同,文化是有使命感的,是能传承伟大精神力量的,不能让浮躁奢靡之风充斥在文艺中。比如《于成龙》这部戏,如果找很多当红明星,但从年龄和外形上都不像那个角色,这部戏就折了。

“重要的历史人物是文艺创作的富矿。”文艺评论家仲呈祥表示。历史上于成龙是大器晚成,年轻时性格刚烈,看不惯科举考试中的徇私舞弊之风,在考卷上痛陈时弊,结果落榜。45岁时才开始踏上仕途,出任广西罗城知县,随后快速升迁,直至直隶巡抚、两江总督。到任之处口碑非常好,备受康熙赏识。仲呈祥认为,该剧塑造的于成龙,既让观众感受到了为天地立心、为人民立命,执著践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天下第一廉吏”形象,也走进了其丰富而深刻的精神世界。“剧作最有价值的地方就在于,直击当今治国理政的要害,没有用无端的想象描写历史,更没有把历史虚无化,而是以严谨的历史观,努力揭示历史中最有价值的东西。”文艺评论家李准表示,该剧的主要情节、故事结局以及对待历史人物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忠于历史,没有“戏说”,也没有进行传奇化改造。“于成龙的人生理想是崇高的,他不怕任何困难挫折,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名誉利益,并敢为他的信仰付出一切,这些精神品质极具现实关怀。剧作把历史当成一面镜子,不仅照出了责任意识,也照出了人性光芒”。

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开播当天,另一部四十集反腐大戏《于成龙》也震撼登场。该剧由中央电视台、山西省委宣传部、中央纪委中国方正出版社、山西影视有限责任公司等单位联合出品,自1月3日起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时段。

读了近40年书的于成龙从小耳濡目染儒家为政以德、仁者爱人的思想,释家积德行善、因果相报的信念,加之于成龙生长于国家社稷饱经动荡之时,深切忧患百姓离乱之苦,使其始终恪守“天理良心”这四个字的为官理念。于成龙改革盐务,修复城池,缉盗捕匪,平冤狱、免徭役、纳流民、开荒田,乃至创办养济院等作为,其为官的宗旨就是心系百姓,造福百姓,为民请命,面对权贵不卑不亢。于成龙的担当诠释了“廉政”一词的深刻涵义,他的“廉”不仅是自律,更是冒着丢官甚至被杀头的风险千方百计地为老百姓干事,这是有责任担当的廉,是坚信邪不压正的廉,他的廉与为官贪者、与为官“只廉不政”的明哲保身者形成了鲜明对比。时势造英雄,一代廉吏于成龙的出现还离不开当时风清气正的政治环境。剧中的康熙,作为背景人物戏不多,表面上看是很次要的人物设置,其实是全剧隐形的关键人物。“天下廉吏第一”是康熙帝给予于成龙的赞誉。正是康熙开明治国的良好政治氛围,廉吏才能脱颖而出且被重用。

吴子牛,中国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代表作《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贞观长歌》《天下粮仓》《晚钟》《于成龙》等。近日,记者结合电视剧《于成龙》的热播,就正风反腐话题对吴子牛进行了专访。

《当代电视》主编张德祥用历史正剧“王者归来”形容他观看该剧的感受,“这些年来穿越也好,玄幻也好,已经把历史叙事弄得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的状态,而这部作品恰恰让我们重新再回到历史。”他认为,不应把于成龙简单地概括为廉吏,他其实是中华文化塑造出来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典范,在于成龙身上体现了人格的信仰,这种信仰已经溶化到他的血液里,在任何环境中都没有动摇过,“写正剧首先是写出人物身上的正念,然后才会形成正气。从这一层面看,《于成龙》是历史剧创作的一次艰难突围。”《人民日报》海外版文艺评论部主任刘琼谈到,依据什么样的历史逻辑,依据什么样的历史观演绎历史,对历史剧创作者来说格外重要。该剧的美学表达和艺术诉求在于努力还原一个时代,它让观众觉得可信、真实、符合逻辑,而实现这一切的基础是人物自身的饱满以及从其身上体现出的历史关系、文化传统。

清官戏在中国戏剧史上历史悠久,在人物故事和形象塑造方面积累了很多的“套路”。同时,近些年来,关于于成龙的影视剧出了不少,其中不乏精品之作。如何使这一个“于成龙”不落窠臼,真正吸引观众?

《于成龙》这部电视剧没有用天价片酬请来的当红明星,看不到剧中人物违背历史描红画眉的现代流行妆容。导演的功力与艺术自信,实力派演员的出色演技,加上先胜一筹的剧本基础,使该剧成为高水平的历史正剧。《于成龙》拒绝戏说,不刻意追求和强化人物情节的传奇性,是史传精神的一次回归,让观众感受到历史剧的一股清流。这部弘扬民族正气的历史剧用好口碑和高收视率告诉我们,优秀民族文化的传承不能靠历史虚无主义的戏说与消解,更不能丢掉民族文化内核而符号化地嫁接他者价值观。我们向世界输出优秀中华文化,依靠的是如《于成龙》这样充满浩然正气的优质文艺作品,而不是靠胡编乱造和粗制滥造来虚无历史。我们期待更多这样有民族文化担当、坚守艺术创作底线、弘扬民族正气的正剧不断出现。

吴子牛:这些和我自身经历没有关系,应该是与我对传统文化的理解相关。我是非常喜欢拍成现实剧的,很希望有一部这样的剧本,拍出来肯定是一部让老百姓点赞、让社会充满正能量的剧,而且,如果要拍至少要拍上中下三部曲,各30多集。实际上,这种题材在我国的影视里曾经有过,但是总的来说量很小、辐射面也不大。我觉得随着国家越来越强盛,需要这样的剧来反映,对影视来说,这是一座富矿。

谈及接拍这个剧的初衷,导演吴子牛表示,是于成龙这个人物深深地打动了我。“于成龙首先是文化人、中国文人,他强大的内心和为官的底气来自中国几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支撑,他的一生就是传奇,是那个时代官场上的清流。该剧不仅要反映于成龙为政清廉、爱民如子的事迹,更主要的是要展现他敢作为、敢担当的精神和为老百姓、为天地、为天理的为官宗旨。”吴子牛认为,正是于成龙身上的清流正气,让这个人物穿越几百年直到今天还饱含现实的温度,让当代人从那段历史中产生思想共鸣,这是真正的现实主义创作的力量。

年近七旬高龄,再负重任,总督两江,胸怀社稷、心系民生,力除“火耗”、不畏权贵,先斩后奏、处决皇亲,赤胆忠心,震惊朝野。然终因积劳成疾,泣血檄文,使命未竟,端坐而逝。

电视剧《于成龙》剧照

我拍戏时就老说,这部戏非常“接地气”,就是说它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于成龙身上折射出很多光芒,这种历史正气,穿越近四百年历史,仍有很强的现实温度。我们说于成龙有家国情怀,老百姓也有!他们喜欢这部剧,正是基于对自己国家民族的爱。于成龙身上清廉担当爱民的正气,为百姓审视官员提供了一面镜子,这就是这个片子观照当下的意义。

电视剧《于成龙》通过讲述一代廉吏于成龙的为官经历,再现了这位“吏者之师”的感人风范,生动诠释了他“待民要宽、治吏当严”的为官主张,以及其“以民为本、勤政清廉、敢于担当”的为官精神,塑造了一位有血有肉铮铮铁骨、廉能并重的廉吏形象。作为央视综合频道开年大戏,该剧紧扣从严治党、反腐倡廉的时代热点,播出以来广受关注、好评不断。“该剧从前期拍摄到后期制作、播出,历时9个月,全体演职人员转战山西、江苏、浙江、广西4省,行程上万公里。”《于成龙》总制片人王大林介绍说,“全剧没有花重金请大牌演员,而是把资金全部放在刀刃上,放在内容、故事、制作上。我们希望用作品的口碑和质量印证一个道理,只要拍得好、拍得用心,正能量电视剧就一定会受到观众的欢迎和认可。”在1月19日中国视协召开的电视剧《于成龙》创作研讨会上,业内专家从主题蕴涵、形象塑造、现实意义等多个方面对该剧进行了深入研讨。

初到罗城,安民缉盗、九死一生,勇斗恶吏,将藩田归民;

电视剧《于成龙》以层层递进的叙事节奏,紧紧围绕廉吏于成龙从七品芝麻官做到两江总督这一封疆大吏的主线,表现了主人公从为百姓处理芝麻小事,到主理影响国家政局的大事国事,高举“天理良心”之正气的历程。全剧脉络清晰,剧情紧凑,高潮迭起,大气磅礴,一改拖泥带水和节奏缓慢等国产剧常见的问题。官场中的坎坷,主持公道的艰难,为民伸张正义的凶险,“待民要宽、治吏当严”的为官主张,以及家国情怀的忠贞……这些戏剧冲突都紧扣于成龙为官的生命历程、人生追求,展现了人物命运的跌宕,更突显了主人公“为政以德”的精神追求,生动诠释了他以民为本、勤政清廉、敢于担当的官德。剧的主心骨立住后,全剧又庖丁解牛般地对每一个矛盾冲突进行丝丝入扣的展开,君臣佐使,主次分明,使得整部电视剧张弛有力。

记者:听说您拍戏很“抠”, 从来不坐房车,很少用大牌演员,为什么?

于成龙的故事虽然发生在几百年前的清代,但他的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他的“担当”精神,他“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情怀,他的克己甚至“自虐”,令人崇敬,的确是今人的榜样。在这部剧中,于成龙的深情和大爱会时刻感染着观众;他对故乡、亲人、师长、百姓的爱,对自己好兄弟的友情,对自己治下百姓的关怀和爱戴,每每让人感动不已,敬佩不已。

于成龙身上寄托了我对“好官”的理解。他是立体的,是爹娘的好儿子,妻子的好丈夫,孩子们和蔼的爹爹和爷爷,朋友眼中的好大哥,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百姓心中的父母官,皇帝赞不绝口的能臣廉吏。现在的党员干部也应该向他学习。

电视剧毕竟是艺术创作,在原则范围和道德准则既定之后,为了塑造人物形象,推进情节发展,可不必拘泥于所谓的“历史真实”,大事不虚,小事不拘。

记者:您说过,找到了故事主人公的“魂”,就找到了一部剧的“魂”,于成龙的“魂”是什么?您心中的“好官”是什么样子?

平息圈地事件不久,赶赴省城参加科举的于成龙再次挺身而出,不顾个人安危揭穿了当年的科举腐败案。落魄回乡的于成龙做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决定,他要以前朝副榜贡生的身份前往京师掣签,出仕为官。此举惊动了七里八乡,亲朋故友一时间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然而,于成龙眼里看到的不光是社会上的各种弊端,触动和吸引他的还有一个新兴王朝正一步步走向盛世的曙光和希望。

吴子牛:对,我从来不坐。我认为一名坐在房车里的导演不可能拍出好戏,导演应该永远在现场,永远坐在监视器前。而且我拍戏很少用大牌演员,拍戏的钱应该用在制作上。现在有的演员演出费动辄就几千万甚至上亿元,越炒越高,我也不理解。如果只投资少数几名演员,恐怕这一年国人就只能看这几个人的戏了。可是,有很多真正的艺术家,他们不是大牌明星,但能创作出好作品,把他们边缘化是不应该的,我们的文化应该是尊重劳动和创作。

《于成龙》是一部令人感慨万千却又觉荡气回肠的历史巨制。

记者:从《南京大屠杀》《国歌》到《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某种意义上,您的作品反映了当时的心境。拍摄《于成龙》,想表达什么心情?

官拜福建臬台,不徇私情、为民请命,智斗王爷、平冤罢莝;

记者:拍戏时,您善于宏大主题中的细节刻画,在正风反腐的主题下,您和身边人的工作、生活有哪些细节变化?

剧中有一个场景,初冬第一场瑞雪降落的夜晚,三个意气风发的读书人得知朝廷急需用人,可直接去北京掣签为官之时,兴奋之余,不约而同地齐吟:“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这个情节,道出了主人公于成龙“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志向,道出了“父母官”的真谛。按照历史记载,这副对联产生在于成龙时代之后,但此时依此联描绘于成龙的心声,确实是再准确不过了。

他的“廉”尽人皆知,康熙皇帝称他“天下廉吏第一”,他任职每个地方的老百姓都称他“于青菜”。更重要的是,于成龙既廉且能,敢于担当,从县令做到了地方大员,去罗城上任时,被土匪绑、差点丢了性命;在福建他指出“衙蠹之害”,即官场上的不担当,挽救了数千人的性命;在直隶杀过贪官恶吏,包括自己的小舅子……

剧中的于成龙是生动的、立体的、全方位的,是一个脾气直爽、感情冲动、说一不二的读书人。他为人勇敢豪气,不惹事,不怕事,正直耿直,恪守遵循“天理良心”,极富感情,胸有大爱。他是爹娘的好儿子、妻子的好丈夫、孩子们和蔼的爹爹和爷爷、朋友们眼中的好大哥,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百姓心中的父母官、官员的楷模、皇上赞不绝口的能臣廉吏。但是他几十年如一日地“抠”,“抠”得让人不满,让人生气,只是这个缺点丝毫未影响他身边的人二十余年对他的紧紧跟随,他们虽有怨但无悔。

吴子牛:他的“魂”就是家国情怀、为政清廉、敢于担当,是他那颗令人感慨万千的赤子之心!他打动我的首先是他作为中国文人,身上有着强大精神力量。我国是有几千年深厚文化传承的国家,《礼记》中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等,都是于成龙“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思想基础所在,如果没有深厚的文化储备,45岁掣签出仕的他是不可能有那么大建树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传承中华文化,是古为今用,“‘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开掘300多年前发生在清代于成龙身上的故事,是以他的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为今人树立典范和榜样,更是对中华文化优秀基因最根本的传承,对中华审美风范最基本的依循。

记者:您拍了很多与反腐倡廉相关的“历史剧”,如《热血忠魂之独行侍卫》《天下粮仓》等,是否与自身经历有关?有没有打算将当下的正风反腐实践拍成“现实剧”?

该剧不是那种直奔主题而去、为“廉吏”而“廉吏”的宣教式的片子,而是从“一个廉吏的成长”这个角度去写于成龙,剖析他,刻画他,深入他的内心去感受他,继而才是赞美他。“要让他有血有肉有感情,有爱才能有担当。写他的爱和恨、喜和乐、伤痛和眼泪、细语与呼喊……把动人的故事写好,把深刻的思想和感情表达好。”为了这个目的,吴子牛要求演职人员全身心投入,去感悟全剧的魂魄,调动一切艺术手段尽全力拍成一部具有极强震撼力和艺术感染力的电视剧,真正展现出“一代廉吏于成龙”。

吴子牛:拍完《于成龙》,我深深佩服这个人,他太了不起了,我期待干部队伍充满清廉担当的正能量,也可汇成一句话:为官要学于成龙。

吴子牛说,读书与做官也是这部剧的亮点之一。剧中信手拈来的官员,比如章吉仁、周瑞和、金光祖、张朝珍、陈廷敬、熊赐履、明珠甚至屈九万等人,无一不是经过严格的科考而入仕做官的,不是举人就是进士,甚至榜眼、探花、状元……毛泽东曾经说过:“一支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可见,深厚的文化积淀、高远的思想境界、博大的人文情怀对一个官员是多么重要!

吴子牛:太多了!我是一名文化人,更是普通百姓,对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感受很深。比如奢侈品、艺术品市场,有些字画、工艺品和艺术品,原来价格被炒得虚高,而且高得离谱,现在基本回归正常了。实际上,官场上的不正之风会纵容社会上的奢靡和造假之风泛滥,这都是不健康、不正常的。现在,有些字画的价格一落千丈,比如原来卖20万元一尺,现在2000元都不到,为什么?原来有人喜欢要,有人喜欢送,八项规定之后,这些都被管住了!包括一些被哄抬的高档酒价格,现在也回归正常了,老百姓也能消费得起了,生活中处处都能感到这种正气带来的变化。我认为就应该有一股浩荡正气充盈在干部队伍里、社会上和生活中,这样我们的生活才能越来越美好。

于成龙清廉淡泊、莅事忠勤、苦节克贞、鞠躬尽瘁的作风,为康乾盛世的到来,开启了弊绝风清的时代风尚。康熙帝泣泪下诏,称誉于成龙为“天下廉吏第一”。

吴子牛:首映时我很吃惊,据央视节目部统计,1月3日当天收视率就达到了1.27,最后两集的收视率高达2.16,屡占全国收视率榜首。我们前期没怎么宣传,交给央视三天后就播了,没想到老百姓这么喜欢。观众是有选择权的,他们在家里拿着遥控器可以自己选台。

“作为此剧的创作者,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塑造一个可爱的于成龙,让广大观众喜爱他。我也会尽最大努力拍出一个可爱的于成龙。如果能达到这个目的,那才可以说这部剧成功了。”吴子牛说。

记者:《于成龙》收视率不仅破“2”,而且“一剧两开年”,继1月3日在央视一套热播后,农历正月初二又在央视八套复播。有人认为,这是因为该剧契合正风反腐的时代背景,有现实意义。您怎么看?

就任直隶巡抚,以封疆大吏之身,抗命赈灾、挖出窝案,痛下狠心、处决妻弟,整治了腐败,清廉了吏治;

吴子牛:不论电影,还是电视剧,一名导演接任何题材,都是有感而发的。除了你说的这几部,我拍的《贞观长歌》和《英雄郑成功》等,都有自己的思想情感在里面。

亮点一:荡气回肠的故事情节

吴子牛说:“这是一部比较‘高大上’的主旋律电视剧,但它具备了很强大、很深刻的现实意义。这部历史剧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又是一部深刻的现实主义作品,更加需要受众的思考和感情的介入,因此,在叙事的结构组织上、人物塑造上、思想意义的表达与叙事手法和角度的匹配上,我一直努力寻求叙事风格样式与故事和人物的最佳结合。”

亮点三:回应现实关切“接地气”

年近半百的于成龙,满怀治国理想,抛妻别子踏上了仕途。

围绕核心人物于成龙的众多主要角色,二十三年走遍了东南西北的六个地方:山西、广西、湖北、福建、直隶、两江。自然风貌、风土人情迥异,六个地区故事不同,人物各异,但都统一在“于成龙”这三个字里。该剧导演、曾执导过《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等作品的吴子牛说:“这部连续剧六个板块仿佛六部大电影——是这部剧不同于其他任何电视剧的结构特色,也是耀眼的观赏亮点。”

图片 1

高天厚土之下,奔腾的黄河之滨,当主人公于成龙走出永宁书院,满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和“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理想之时,他已届45岁。从此开始了他悲壮却又波澜壮阔的官场生涯。这本身就是个传奇,却又有真实的历史记载。他是铭刻在大清历史中的廉吏能臣。

于成龙被康熙皇帝誉为“天下廉吏第一”。300多年来,于成龙的清廉故事代代相传,脍炙人口。电视剧《于成龙》以于成龙的生平功业为主线,讲述了他45岁时出仕,心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豪情壮志,再现了这位“吏者之师”胸怀社稷、心系民生、清廉淡泊、莅事忠勤的为官风范。

吴子牛认为,作为一部剧的导演,接手每一次创作,首先是要“处理”你面对的题材以及人物所处的时代、故事与时代的关系,人物与历史的关系,以及主人公与剧中的各种人物的关系,继而分析这个题材,解读这个故事,找到故事中主人公的“魂”,也就找到了这部剧的“魂”。然后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影视手段,去叙述这个故事,去塑造刻画主人公以及剧中的各色人物。

短短二十三年间,吏部考核于成龙三获“卓异”,由七品知县做到知州、知府、按察使、布政使,直至直隶巡抚两江总督。其间,时时充满了惊险传奇,处处经受着生死考验——

经过在山西永宁书院几十载的苦读,于成龙获得了文化和思想的深厚积淀,终于厚积薄发。当康熙新朝急需用人之际,于成龙掣签出仕,无疑成为了一颗官场新星。当他坐着驴车,怀揣着母亲典地和乡亲们为他凑的盘缠,离开故乡的堡门时,即开始了他出将入相、出神入化的传奇。这有他尔后一连串艰难的脚印佐证。他的作为,他的担当,二十三载的官场岁月,掷地有声,引起大江南北的回响,印证了这位三获“卓异”评价的廉吏于成龙非凡的人生。

亮点二:深耕历史挖掘人物之魂

继任黄州,造桥失事、革职为民,布衣受命、东山平乱;

山西永宁州来堡、川口等村庄上千亩肥沃的河滩耕地被八旗恶吏喀尔齐跑马圈占,掠夺一空,当地百姓顷刻间家园尽失,只得流落寺院,暂避祸端。死里逃生的于成龙,为营救被喀尔齐拘禁于永宁书院的岳丈邢济堂而身陷囹圄。同时被喀尔齐打入死牢的还有敢为民做主、坚决反对圈地的永宁州同周瑞和。在狱中,于成龙联手周瑞和共同策划了举报喀尔齐的计谋。接到于成龙从监狱里秘密传出的纸条后,邢济堂亲赴京师,面见自己的学生陈廷敬,并通过陈廷敬将万民折呈递御前。刚刚登基的康熙皇帝力排众议,降旨将喀尔齐正法示众。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shenxiaofc.com. 十博体育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